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信息 返回
智慧與反智慧
類別:行業信息 發布時間:2017-06-01 00:00:00 瀏覽:0 [返回]

智慧與反智慧

來源:行家說     作者:江海陽


我的學生中有一位在讀研究生,建筑學院光環境專業,明年畢業。趁著中午一起吃飯我問他論文可開題了?這位學生正好在上我在深圳主講的《照明創意設計與文案寫作》研修班,我也很想和他聊聊,知道一些今天大學里對于照明設計的教育是什么樣子。


他告訴我10月份就已經開題了,論文名字是《基于智慧條件下的校園照明設計》。他問我,江老師對這個選題可有好建議?


對于大學研究式的由一系列數據、調研、分析所得出結論的學術論文我做不來,我只會寫“基于個人主觀體驗的校園照明設計”。有幫助的建議既然談不上,但我還是想明白他的論文構成。于是問他——你做這樣的智慧校園照明研究,可有實驗或者技術支撐?他回答說——“沒有,我一個學生不可能有這樣的社會資源和人員裝備,我只能是找市場上有的智能化技術材料,再加上我設想的前瞻性觀念,來論證校園智慧化實施的可能性。”


我想說年輕人在沒有踏上社會的時候,盡可以去做超乎經驗的事情。等有一天走上社會,可就要做務實的工作了。雖然我鼓勵年輕人敢想敢干,但我并不支持他們也追風——今天流行什么就研究什么,這種學風其實也是一種學術懈怠。


對于這幾年突然大熱起來的“智慧”一詞我是很反感的,這是一窩蜂的搶資源式的一場鬧劇,看得出來由各方努力推動的“智慧城市”、“智慧家居”、“智慧農業”、“智慧照明”......背后所暗藏著的叫賣聲和急迫感。市場需要新理論刺激,經濟需要新噱頭輸血,于是各方一拍即合,“智慧”一詞泛濫全國。


為什么我是反“智慧”者?年初有一家設計媒體要做今年的系列活動,擬定主題叫“智慧照明與智慧城市”,請我寫活動計劃,我就反對這樣的湊熱鬧,因為在她們的媒體上不存在任何“智慧”資源。問她們為什么不關注照明人的喜怒哀樂,而去玩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后來參加過一次她們的活動,聽到所有的演講內容沒一個和“智慧城市”沾邊,多數跑題萬里,這個行業里好像明白什么是“智慧城市”的還真不多,甚至沒人去思考什么是“智慧”。如果談起來無非是那些陳詞濫調——“大數據采集”、“智能路燈”、“智能大廈”、“GPS控制”,這些叫了多年的東西沒一個是民生必須的,真的玩起智慧來,就都不智慧了。


智慧是什么?


就我而言認為智慧就是人的情感。那些學者們在說人和動物主要的區別是人有思維、有精神而動物卻沒有,我不知道這是哪里科學家的結論——今天量子力學都在談論空間中思維影響物質的可能性,你還在說動物沒有思維?


情感更是一切動物的“標配”,我想情感不是哺乳動物所獨有的。由此可想“智慧”是否等同于“有機”?而做為智慧外延生成的“智能”我們只能理解它為“無機”。因為智慧是可以分析、判斷、取舍、關懷、幫助、主觀、熱情或者抑郁。智慧——創造力;智能——機械化。智慧體創造了智能化,智能是工具,是客觀,誰會以為工具是“有機體”呢?


生物史學家研究地球在形成十億年以后,也就是距今35億年的那段時間,地球上發生了一件類似于“上帝之手”的重大事情——一次偶然事件讓無機碳轉化為有機碳,生命因此而誕生。從無機的、無生命感知的冷硬物質轉化為有機的、有自我繁衍能力的微小生命,最后出現今天人類這樣有高端意識和偉大文明的群體生物,讓科學家搞不清楚這到底是外來因素改變,還是內部自然演化。這個過程也許漫長到數億年,也可能是電光火石一瞬間。總之,從無機到有機,實在是不可思議。宗教是不會承認這種演變,生命怎么會是從石頭里出來的呢?宗教宣揚的是至高神根據自己模樣創造了萬物,西方有上帝,東方有女媧,那么我們又該相信自然還是相信神呢?


這句話到了今天依然有用——我們是該相信神還是相信自然?


如果你相信神,就等于相信“人根據自身的需要讓生產出來的智能化設備具備智慧和情感,可以自我修復、克隆、升級,可以讓機器代替人去思考、判斷,可以代替人去做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只是,這個時候人還能做什么?人成為傀儡?社會垃圾?還是時代寵兒?


人比得過機器的壽命嗎?比得過機器的不眠不休嗎?當機器有了覺悟成為智慧體,它還會容許人類的存在嗎?我想機器不會有憐憫和寬容之心,因為機器就是有了思考和情緒,想要培養出倫理和道德,恐怕還是不能。因為這些是數十萬年下來人類在自然生存過程中積累的獨特與其他生命的情愫,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礎,是最接近“天地大道”的所在。倫理和道德是人類的優點,也是致命之處。如果人不能像機器一樣冷血殘酷,最后被淘汰的必然是人類。


如果你相信自然,就不會這樣著急。哪怕科學研究出了能戰勝人類頂尖圍棋手的機器人,你也會明白那只是程序的更復雜化、精密化、開放化、耦合化,這和那臺機器擁有了人類的自主思考是兩回事。你不相信人有一天會成為神的角色,可以從無中生有。你也不相信有一天機器的智能反超人類的智慧,雖然你在科幻電影上見了太多這樣的狗血劇情,也不會驚悸于某天早晨醒來窗外天空布滿了外星戰艦,恐懼于某一天的外星人大規模入侵。


人類著什么急?為什么總是幻想著自身之外的一切都能“智慧化”,我們可是這個宇宙中的孤兒啊!也許再過四十五億年我們都找不到地外文明,那時候太陽行將滅亡。人類在和誰比著文明進度?要知道科技是把雙刃劍,既成就人類也毀滅人類。當代科技是螺旋加速上升,今天所創造的文明等同于過去數十萬年的數百倍。科學家預測再有二百年人類就可以掌握太陽系的完整資源;再有一千年可以自由翱翔于銀河系;再有一萬年可以沒有任何技術困難地穿越此宇宙。我就怕人類的貪欲讓地球時間走不了那么遠。


可以上網簡略搜一點關于“智慧城市”的知識普及,看完以后覺得無非是“更先進的智能化”,哪有半點“智慧”的樣子!“有兩種驅動力推動智慧城市的逐步形成,一是以物聯網、云計算、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二是知識社會環境下逐步孕育的開放的城市創新生態。前者是技術創新層面的技術因素,后者是社會創新層面的社會經濟因素。(摘自百度)”


我們不反思對于工業化快速進程中的膨脹性欲望的克制,而是去追求在更加超大規模城市建設時,還能保證人的出行便捷、信息預測,手續簡化,環境安全,污染減少,消費簡易,物資豐沛。這本身就是一種相悖而行的訴求。今天的所謂“智慧城市”理論,只是將以前的智能化計劃改頭換面,做一個什么“創新2.0版智慧城市”模型,仍然強調物聯網、信息共享、大數據采集、云計算這種模式,再利用社交網絡形成個體終端,一切聽著都很美好。


真的很美好嗎?當一個人的所有行動都被捆綁在巨大網絡信息節點上,你覺得這樣的社會就是幸福安全的?如果出現另一種限制和壟斷呢,比如在某些極端條件下,將每個人都操縱嚴密,精確到位,就有點類似“維基解密”所披露的美國全民監督安全計劃了。


中國人最早的智慧不是這樣的,那是老子講的“無為而治”、“小國寡民,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從這個世界長遠的未來或者大格局意識上來審視這句話,你會感到這才是真正的“智慧”。降低對于這個世界的索求,將人的本體性放在和自然性對等的位置上,不求天工,也不取地利,更不奪四時,沒有機巧,也就沒了機心,或許這樣的世界才是安全和長遠的。


和這位學生講了這么多,他一臉迷茫,顯然是不理解我為什么會這么不主流。我問他計劃如何在校園內開展“智慧照明設計?”在哪些方面入手?說出來我給提提意見。他告訴我,想做的第一件設計就是校園智慧路燈改造,我問改造后的路燈都有怎樣的智慧?我剛才說了,智慧是有思維和情感,難道路燈還有這樣的功能?


其實這位學生給我描繪的還只是我聽得多的那些“智能數據采集”路燈,沒有什么新意。哪有那么多創新可以來做?我一直鬧不明白,城市需要每一盞路燈都是“智能”的嗎?都需要大數據、自動亮度、人流分析、探頭、喇叭、充電樁齊備?在我們國家今天缺的不是“智慧路燈”,而是形式美觀的燈具外觀設計,以及更重要的——做適合人的光色情感需要、道路指標優良的好路燈出來。在這些基礎條件都沒有的時候,就開始升級換代朝著“智慧路燈”出發了,這就好比一戶窮人家連飯都沒吃飽呢,你就開始讓他學著做起貴族,豈不是胡鬧!


我和學生開了一個玩笑,我說,假設這個社會真的有了“智慧路燈”,很智慧,不僅能滿足一切路燈的功能需要,還能超越路燈作用,成為城市空間中主要的信息來源。好,它有了智慧,它是不是可以選擇啊?今天下雨,烏云密布,下午四點天就黑了,按理說它該亮燈了,它有智慧了!就要跟人一樣,善于體貼人意。可它不,它認為這天空晦暗的很有詩意,它偏偏不想亮燈破壞了這種氣氛。或者它惡作劇看著那些雨中疾跑的人不知深淺濺了一身泥,多好玩啊!如果是這樣,你還要路燈有智慧嗎?還是讓它智能一點就行了?

一句話說的他笑了。



亚洲欧美免费无码专区_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视频_欧美日本日韩AⅤ在线视频_第1页